沙巴体育开户 count

金“鳶”振翅!中國直-19E外貿武直首飛

5月18日上午,中國首款出口型專用輕型武裝直升機,直-19E“鳶”在哈爾濱成功首飛。其代表了中國航空工業在武直領域的最新成果。直-19E綽號中文別名“鳶 ”,是取其“巡弋之鳥”之意,以“弋”昭示該型機的本質(兇猛、善戰)特征。

121

5月18日上午,中國首款出口型專用武裝直升機,直-19E“鳶”在哈爾濱成功首飛。其代表了中國航空工業在武直領域發展的最新成果。

圖為5月18日,直-19E低空首飛時的特寫圖。

直-19E是中國航空工業哈飛生產的一款針對出口市場的輕型專用武裝直升機,2015年9月8日首次公開亮相。其具有在全天候、復雜戰場環境和野戰保障條件下遂行對地攻擊、對地火力支援和對空作戰等多種任務能力,具備卓越的作戰性能。綽號中文別名“鳶 ”,是取其“巡弋之鳥”之意,以“弋”昭示該型機的本質特征。(感謝中國航空新聞網供圖)

圖為首飛前的直-19E宣傳照。(感謝中國航空新聞網供圖)

側面拍攝的直-19E首飛圖片。

直-19E采用單旋翼、涵道尾槳,窄機身構型、串列式座艙布局和后三點不可收放式起落架形式,能攜帶藍箭-9空地導彈、天燕-90空空導彈、57毫米航空火箭、12.7毫米機槍吊艙等武器,主要用于攻擊敵方坦克、裝甲車輛、堅固工事等地面目標,為地面部隊提供直接火力支援,它還可用于攻擊敵方直升機等低空飛行目標,參與奪取超低空制空權。圖中該機掛載了8枚藍箭9空地導彈,一個57毫米火箭巢和一個12.7毫米機槍吊艙。(感謝中國航空新聞網供圖)

圖為直-19E的涵道式尾槳特寫。(感謝中國航空新聞網供圖)

直-19E型機擁有先進的航電和武器系統,探測目標距離遠,武器射程長,可對防區外目標進行打擊。選裝相關設備后,能實現多機空地信息化協同,連續、快速攻擊多目標,可實現晝、夜間對地面目標進行搜索、跟蹤、激光測距和激光照射,并實施精確打擊。圖為直-19E傳感器探頭特寫。(感謝中國航空新聞網供圖)

試飛中的直-19E。

直-19E騰空而起。

直-19E機頭正面俯拍圖。

直-19E與哈飛廠房合影。

圖為2016年珠海航展上的直-19E,前面整齊擺滿了該機能搭載的各種空空、空地導彈。(圖說原創及圖片來源:參考軍事 黃晉一)

從右前方角度拍攝的直-19E。(圖說原創及圖片來源:參考軍事 黃晉一)

直-19E及搭載武器展臺特寫圖。(圖說原創及圖片來源:參考軍事 黃晉一)

珠海航展上的直-19E特寫圖。(圖說原創及圖片來源:參考軍事 黃晉一)

圖為直-19E首飛視頻截圖。(來源:央視新聞網)

直-19E具有良好的高溫、高原性能以及防砂能力,可在濕熱、鹽霧和霉菌等惡劣條件以及野外臨時場地起降,可在晝夜間復雜氣象下執行各種任務。該型機裝備的數字式自動飛行控制系統,提高了駕駛的精確性和安全性。完備的生存力體系大幅提高了戰場生存能力。(感謝中國航空新聞網供圖)

圖為完成首飛后的直-19E。(來源:央視新聞網)

圖為完成首飛后的直-19E之二。(來源:央視新聞網)

圖為專業軍迷制作的武直-19直升機詳解圖,直-19E由該型機改進而來。

低空霹靂火:航展上的直-10系列對比

武直-10(也稱直-10)“霹靂火”并非首次在珠海航展上亮相,早在2012年的珠海航展上,武直-10就曾進行過精彩的飛行表演。但在2016年航展上,最大的亮點要數空軍型的直-10K(網友猜測K或為空軍或空降兵的代號)首次亮相,而陸航也派出了一架武直-10進行展示。本圖集將為您對比該系列武直的兩種型號。

127

武直-10(也稱直-10)“霹靂火”并非首次在珠海航展上亮相,早在2012年的珠海航展上,武直-10就曾進行過精彩的飛行表演。但在本屆航展上,最大的亮點要數空軍型的直-10K(網友猜測K或為空軍或空降兵的代號)首次亮相,而陸航也派出了一架武直-10進行展示。本圖集將為您對比該系列武直的兩種型號。圖為2012年的珠海航展上,陸航武直-10進行飛行表演資料圖。(圖說原創及圖片來源:參考軍事 黃晉一)

我們把視角再轉回2016年,首先來看初次在珠海航展上亮相的空軍直-10K。單從外形上來看,直-10K除了采用獨特的空降兵(空軍)涂裝外,與陸航的武直-10標準型并無太大區別。

圖為同樣在本屆航展上展出的陸航武直-10標準型,與前張直-10K的拍攝角度類似,整體外形上并無太大區別,但仔細觀察可發現標準型的機身上比直-10K多一些小型傳感器。

但要從兩種型號武直-10展出的配備武器來看,還是能看出較大區別的。本圖為直-10K的地面武器展示,從左至右依次為:藍箭7、藍箭9反坦克導彈、AG-300M空地導彈以及90毫米激光制導火箭彈,可見該型機相當側重精確對地打擊能力,連火箭彈都采用了制導型號。

而陸航的標準型武直-10的武器掛載種類則更全面一些,除了同型號的反坦克導彈外,還多了TY-90空空導彈。可見陸航對直升機空戰也有一定的需求,當然這并不否定說直-10K就無空戰能力,只是相比之下,更側重對地攻擊。

下面將列舉幾張同角度細節圖,大家可自行對比直-10K與武直-10標準型有哪些細微差別。圖為直-10K機頭細節,可見機身表面相對簡潔一些,前部炮手座艙的下方小黑點是導彈告警傳感器。

陸航武直-10,機頭兩側明顯多了一個方形傳感器(天線,紅圈已標出)。

直-10K發動機短艙及排氣口細節圖。

武直-10標準型的同角度對比,該位置并無太大區別。請注意兩側短翼翼尖的告警傳感器以及翼下復合掛架搭載的TY-90空空導彈。

同角度的直-10K翼尖傳感器,并無太大區別。

直-10K的前部特寫圖。

受限于直-10K的拍攝角度限制,下面主要以武直-10標準型的細節圖為主,圖為標準型的機頭特寫。

陸航的武直-10左側全圖。

位于左側后機身下方的干擾彈發射裝置,可混裝紅外干擾彈或箔條干擾彈。

武直-10標準型的后機身及排氣口特寫。

左側尾梁及尾部特寫。

尾部機輪附近可見各種警示語。

武直-10正后方特寫。

右后方特寫。

陸航的武直-10右側全圖。

右側短翼掛架特寫,可見復合掛架上的藍箭空地導彈,以及內側掛架的對地火箭巢。

右側拍攝的縱列雙座座艙特寫,紅圈標出的是風信標,可幫助后座的飛行員判斷風向。

右側短翼掛架特寫。

右側起落架細節圖。

右側機頭特寫。

陸航武直-10與配備彈藥展示圖之一。

陸航武直-10與配備彈藥展示圖之二。

樹梢殺手!"阿帕奇"攻擊直升機戰記

提起“阿帕奇”攻擊直升機,對于大多數軍迷來說,這是一個如雷貫耳的名字。2014年12月的美國《國家利益》雜志,將這種服役近30年的重型武直評選為“美國陸軍五大致命武器之首”,可見“阿帕奇”不同尋常的影響力。本圖集將為您詳解這一“樹梢殺手”的傳奇戰記。

152

本圖集將為您詳解AH-64“阿帕奇”這一“樹梢殺手”的傳奇故事。

?AH-64系列攻擊直升機的歷史可以追溯到1972年的美國陸軍“先進攻擊直升機”(AAH)項目。該項目是為研發一種能夠取代圖中已下馬的AH-56“夏延”(原本為取代AH-1所研制)的新型對地攻擊直升機,以應對當時蘇聯龐大的裝甲集群威脅。

當時美國國內有兩大廠商的方案進入了AAH項目競標的最終階段,分別是貝爾直升機公司的YAH-63A(左圖)和休斯飛機公司(1984年并入麥道公司,麥道后于1997年被波音公司收購)的YAH-64A(這時的原型機使用的是T字形垂尾)。首架YAH-64A于1975年9月30日首飛,YAH-63則于10月1日首飛。在經過了多輪測試后,美陸軍于1976年12月10日宣布,生存性能更強的YAH-64中標,AH-64生產型于1982年投產,1986年4月正式服役。

作為美軍現役主力攻擊直升機,“阿帕奇”在汲取AH-1“眼鏡蛇”的作戰經驗的基礎上,采用了許多經典設計,但又有很多創新之處。 圖為AH-64D結構圖。

與AH-1相同,AH-64也采用了串列式座艙布局,前座艙為炮手(副駕駛),后座艙為飛行員。之所以采用該布局,主要是考慮到炮手在前,便于布置機關炮的觀瞄系統,飛行員的位置高,擁有更好的視野。為保障生存性,兩座艙均有獨立操作系統,并用裝甲板隔開,可確保在任一座艙被毀的情況下,另一幸存乘員仍能駕機返航。圖為2012年8月拍攝的駐阿英軍的 WAH-64D直升機座艙。

?為應對敵方的低空防空火力,“阿帕奇”機身采用了完備的裝甲防護系統(全機身裝甲重1.1噸)以及自密封油箱(被命中后不會漏油),乘員艙和旋翼都可抵擋一發23毫米高爆彈直接命中。即使墜毀時,起落架也能吸收大部分能量,保護機組人員。圖為AH-64裝甲防護示意圖,最右小圖為“阿帕奇”三重裝甲防彈保護層原理示意圖。

?“阿帕奇”除上述保護措施外,布置在座艙兩側的設備艙也可為機組人員提供額外的防護性能,減少被敵方火力直接命中的概率。圖為2010年8月,美軍公開日上的AH-64D。

?“阿帕奇”還有一大“護身法寶”,別名“黑洞”的紅外抑制裝置,這種設置在發動機排氣口附近的冷卻裝置可以不斷吸入附近的冷空氣來降低AH-64的紅外信號特征,降低被敵方紅外尋的導彈命中的概率。據英軍“阿帕奇”機組人員介紹,曾有人嘗試在發動機工作時,觸摸排氣管,結果未被燙傷,可見“黑洞”系統的功能強大。

圖為AH-64D“長弓阿帕奇”的炮手(副駕駛)座艙,除了左右兩塊多功能顯示器外,中間還有一個M-TADS/PNVS(現代化目標截獲照射瞄準具/夜視傳感器)的傳感器顯示器,可為炮手在夜間或惡劣天候下提供清晰的光電或紅外目標圖像。

?圖為2015年6月,美軍作戰演習中的AH-64D(BlockII型)炮手。

?圖為AH-64D的飛行員座艙,儀表布置更為緊湊一些,除了常規儀表外,可以注意左下角的小鍵盤(炮手座艙也有),這個是供飛行員和炮手進行數據和資料交換用的,也可以用于飛行員或炮手向僚機或后方指揮部傳送信息。

圖為2012年新加坡航展上拍攝的AH-64D飛行員座艙的小鍵盤特寫,其上方的黑黃色裝置是座艙蓋緊急彈射開關。

?除了標準儀表外,“阿帕奇”機組都配備有“綜合頭盔顯示與瞄準系統 ”(IHADSS,即左側的單目鏡片),它可以使飛行員(炮手)在夜間看到艙外原大小的景物圖像,還可疊加空速、飛行高度、方位等數據,利用該系統,飛行員還可以實現與M230機關炮的聯動(炮口自動指向飛行員的目視方向),實現真正意義上的“看哪打哪”,這一功能不論是在對地攻擊,還是在空戰中都很有效。小圖為游戲中的IHADSS單目鏡圖像。

?“阿帕奇”的飛行員和炮手能夠獲得精準圖像和進行目標鎖定攻擊都要得益于圖中的兩大觀瞄系統PNVS和TADS。圖為英國陸軍的 WAH-64D (基于美軍AH-64D Block1改進而來),小圖分別為兩種傳感器的掃描范圍示意圖。

?借助兩大系統,飛行員和炮手可同時分別瞄準和攻擊不同種類的目標, 圖為”阿帕奇“觀瞄系統工作原理示意圖(圖片來源:空軍之翼)。

?圖為軍事模擬游戲《武裝突襲2》中,“阿帕奇”飛行員利用PNVS夜視系統,看到的夜視飛行圖像,雖與現實中的略有差異,但已十分相似。

?除兩大觀瞄系統外,1997年正式服役的AH-64D”長弓阿帕奇“配備了更先進的桅頂”長弓“毫米波雷達。借助該雷達,阿帕奇可隱蔽在障礙物后方,在樹梢高度就能探測到8千米內的256個目標,并能在30秒內使用AGM-114L(發射后不管)導彈同時對其中的16個目標發動攻擊。

?除了有完備的防護系統和精良的觀瞄系統外,阿帕奇最重要的就是由”三大殺器“組成的強大火力系統。圖為AH-64的地面武器展示,從近至遠依次為30毫米機關炮彈藥、70毫米火箭彈和機身上掛載的“地獄火”導彈,左右最外側的為轉場飛行用的副油箱。

圖為美陸軍官方公布的AH-64D執行三種不同作戰任務的武器配置和性能示意圖,可見在500千米的作戰半徑內,AH-64D的平均滯空時間可達到2.7小時。

?AH-64的第一大“殺器”是其固定武裝,位于機頭下方的30毫米M230“大毒蛇”鏈式機關炮,其標準射速每分625發,常用彈種M789雙用途高爆彈,有效射程1700米,最大射程4500米,可以擊穿50毫米厚的均質軋壓鋼裝甲(RHA)。十分適合對付敵方步兵群和輕型裝甲車輛,小圖為美軍地勤補充30毫米M789彈藥。

?一架AH-64最多可搭載1200發30毫米彈藥。圖為2014年6月,美陸軍AH-64D直升機使用M230鏈式機炮實彈打靶。

?圖為藝術家繪制的AH-64與M2步兵戰車進行空地協同作戰的場面,巧合的是M2步戰車的主武器也是M230鏈式機炮,可與AH-64通用彈藥。

?AH-64的第二大“殺器”為“九頭蛇”(Hydra)70系列70毫米航空火箭彈。該系列火箭彈可選用多種戰斗部,其中M229高爆彈頭載有2.2千克炸藥,有效射程8千米,最大射程1萬米。通常使用19聯裝火箭巢搭載,一架AH-64最多可掛4個火箭巢,共76枚火箭彈。

?“九頭蛇”原先是一種十分有效的面積殺傷武器,適合壓制大批輕(無)裝甲目標。圖為AH-64D在夜間齊射“九頭蛇”火箭彈。

?美陸軍于1996年提出了將“九頭蛇”改為激光制導火箭彈(激光導引頭+可調式彈翼)的方案,代號“先進精確殺傷武器系統”(APKWS),在經過了多年試驗和改進后,英國BAE公司于2007年成功完成了APKWS II的試射工作,并于2008年11月與美陸軍簽訂采購合同。阿帕奇由此新獲得了一種廉價精確打擊武器。

?AH-64的第三大“殺器”,同時也是威力最強的,就是AGM-114“地獄火”(Hellfire)系列反坦克導彈,一架AH-64最多可搭載16枚該型導彈,圖為AH-64D原型機試射AGM-114L“長弓地獄火”導彈。

?圖為AH-64攻擊直升機與OH-58D觀測直升機編隊飛行。小圖為AH-64A使用AGM-114A激光制導型“地獄火”導彈作戰示意圖,正如圖中所示,”地獄火“導彈通常采用拋物線“攻頂”彈道打擊裝甲目標,使AH-64可以躲在山丘后方(不暴露自身)發射導彈,只是需要OH-58D觀測直升機利用桅頂瞄準具提供激光制導。這一組合在1991年的海灣戰爭中取得不俗戰績。在AH-64D服役后,逐漸取代了OH-58D的位置。

?1991年1月17日凌晨,“沙漠風暴”空襲行動前22分鐘,8架AH-64在4架MH-53特種直升機的引導下,超低空滲透進入伊拉克南部,用“地獄火”導彈摧毀了伊軍兩座遠程雷達站,打響了海灣戰爭的第一槍。鑒于這一特殊貢獻,在美軍戰后發型的“沙漠風暴”行動紀念幣上,可以看到“阿帕奇”的所占比重之大。據美軍統計,整個海灣戰爭期間,AH-64機群共摧毀了278輛伊軍坦克和裝甲車。

?1986年4月服役以來,“阿帕奇”參加了自1989年美軍入侵巴拿馬作戰行動以來的多場局部戰爭,后出口給以色列、英國、荷蘭等國的出口型號也參加了多場戰爭,可謂是“沙場老將”了。

?隨著實戰需求的不斷變化,“阿帕奇”也在不斷“與時俱進”。2013年1月,美軍宣布首批3架AH-64E“阿帕奇守護者”(Apache Guardian,原稱AH-64D Block III)投入服役,標志著“阿帕奇”家族進入了一個新階段。

?AH-64E的最大改進就是增加了無人機控制能力,例如圖中所示,利用MQ-1C“灰鷹”無人機可以探測到更遠距離或障礙物后方的敵人,大幅提升了AH-64E的態勢感知能力,使“阿帕奇”成為了一個更大作戰網絡中的“作戰信息節點”,這無疑是革命性的飛越。

圖為M230鏈式機炮與炮手IHADSS聯動的動態圖。

這種由洛克希德 馬丁公司研發的反坦克導彈,最初能名聲大震,也是多虧了與“阿帕奇”的組合。1989年美軍入侵巴拿馬是這一組合首次實戰,美軍指揮官的評價是,“AH-64可以用‘地獄火’導彈擊中8千米外的一扇窗戶。”,可見其命中精度之高。

關于“阿帕奇”系列的未來發展方向,波音公司于2014年向美陸軍提出了代號AH-64F的混合動力直升機改進方案,按計劃將于2040年實施。其最大的變化就是在AH-64E的機尾加裝了“矢量推力涵道螺旋槳推進器”(VTDP),該技術已由X-49A“速度鷹”驗證機于2007年6月驗證成功,可將黑鷹直升機速度由每小時268千米提升至近每小時400千米。由此預計,AH-64F的最大飛行速度和航程都將大幅提升,這點剛好順應了新興的高速直升機發展趨勢。

按美陸軍計劃,“阿帕奇”系列直升機還將繼續服役至少20年,屆時這種富有傳奇色彩的武直還將經歷怎樣的變革,人們將拭目以待。

最后來看看娛樂作品中的“阿帕奇”。如果要推薦“阿帕奇”相關題材的電影,首推的肯定是1990年出品的《火鳥出擊》。影片講述了一群美國陸軍航空兵“阿帕奇”攻擊直升機飛行員如何地刻苦訓練并駕駛“阿帕奇”與南美洲毒梟軍隊作戰的故事。影片不僅演員陣容強大(尼古拉斯·凱奇扮演男主角,湯米·李·瓊斯扮演“阿帕奇”教官),而且有很多難得一見的”阿帕奇“直升機細節,由于本片獲得了美國國防部的支持,許多內容都是首度公開。

例如圖中凱奇佩戴的這個IHADSS頭盔,這是該設備首次在銀幕上公開。影片上映時,恰逢美軍入侵巴拿馬(1989)一年后,海灣戰爭(1991)爆發前,當時“阿帕奇”對于大眾來說,還是新銳兵器。

主角有如此強大的武直,編劇也為主角們準備了強大的對手,影片中毒梟的軍火庫不亞于小國軍隊,從能發射陶式導彈的MD-500直升機,到J-35“龍”式戰斗機應有盡有。

由于獲得了美軍官方的支持,現實中的最佳搭檔,AH-64和OH-58D也在片中忠實還原,編劇還特意將女主角安排為OH-58D的飛行員。當時的觀眾恐怕很難想到,僅僅一年后,這個組合就在伊拉克戰場上發揮了重要作用。

后來“阿帕奇”逐漸成為了銀幕上的“常客”,另一次印象深刻的“醬油”是在羅蘭·艾默里奇導演的1998年版《哥斯拉》中,以大機群組成的“阿帕奇”空中獵殺部隊給人留下了深刻印象,雖然大多以悲劇收場。或許是出于劇情需要,為了獵殺怪獸,片中的AH-64明顯經過了重武裝改進,M230鏈式機炮換成了并列在機頭兩側的大口徑機炮,短翼的4個掛點也擴增為6個。

在這張設定原稿中,明顯能看出這是重火力版的“阿帕奇”。

“阿帕奇”在游戲中的出鏡頻率更為頻繁,最早的兩部重量級“阿帕奇”題材作品是英國簡氏防務集團與美國EA公司合作推出的《長弓阿帕奇》(1996年)和《長弓2》(1997年),這也是小編最早接觸的“阿帕奇”題材游戲。

雖然今天看來,這兩作的游戲畫面十分原始,但在當時已是轟動級效果,特別是由于游戲內容由簡氏防務集團監督,在裝備擬真度方面,達到了空前的高度。圖為《長弓2》中的AH-64D飛行員座艙儀表視角,完整還原了現實中的各種細節。

著名飛行射擊游戲《皇牌空戰》系列中也少不了AH-64的身影,圖為《皇牌空戰 突擊地平線》中的AH-64D。

圖為游戲中,AH-64D與米-24武直進行空戰。

按美陸軍冷戰時期的構想,RAH-66“科曼奇”隱身攻擊偵察直升機應作為OH-58D的繼任機服役,與AH-64D搭配使用。可惜冷戰結束后,由于美軍作戰需求的改變,再加上昂貴的采購費用,圖中這一”夢幻組合“最終未能投入服役。

20世紀80年代,美海軍和海軍陸戰隊也曾評估過”海阿帕奇“方案,即艦載型”阿帕奇“,但結果兩軍種都沒有采購意向,陸戰隊認為AH-1更適合艦載使用。圖中的”海阿帕奇“掛載了4枚”魚叉“反艦導彈。?

但艦載“阿帕奇”的故事還有下文,英國韋斯特蘭公司在引進AH-64D生產線后,在WAH-64D(英國版)上就考慮了艦載需求。英國陸軍曾于2004年首次將WAH-64D部署在“海洋”號直升機航母上,并于2011年在利比亞戰爭中投入實戰,取得了一定戰果。

美陸軍后來也進行了多次“阿帕奇”艦載測試,結果也取得成功,這意味著在戰時需要時,可以臨時將“阿帕奇”部署到水面艦艇作戰。圖為2014年7月,美陸軍一架AH-64E在巴丹號兩棲攻擊艦上降落。

圖為以色列陸航AH-64D與希臘陸軍AH-64A(最遠黑色涂裝)協同演練,演練內容剛好就是由一架帶有長弓雷達的AH-64D引導兩架無長弓雷達的AH-64A協同作戰。

圖為2014年9月,印度尼西亞陸軍的AH-64D與米-35武裝直升機編隊飛行。

圖為荷蘭皇家陸軍的AH-64D(未加裝長弓雷達)與荷蘭皇家空軍的F-16戰斗機編隊飛行。

俄軍武直揚威敘利亞!打敵坦克如卷席

據英國《簡氏防務周刊》網站3月17日報道稱,在3月16日英國路透社和俄羅斯紅星電視臺播放的俄軍在敘行動視頻中,可以看到卡-52和米-28N攻擊直升機。俄《獨立報》3月21日證實,俄軍米-28N參與了近日敘政府軍收復帕爾米拉的戰斗。由于當地開始進入雨季和沙塵季節,俄近期將主要改用攻擊直升機對敵軍實施打擊。本期為您解讀這兩種俄軍主力武直。左圖為剛空運至敘利亞的卡-52,主旋翼葉片未安裝。右圖為3月28日,正在敘前線作戰的米-28N。

126

據英國《簡氏防務周刊》網站3月17日報道稱,在3月16日英國路透社和俄羅斯紅星電視臺播放的俄軍在敘行動視頻中,可以看到卡-52和米-28N攻擊直升機。俄《獨立報》3月21日證實,俄軍米-28N參與了近日敘政府軍收復帕爾米拉的戰斗。由于當地開始進入雨季和沙塵季節,俄近期將主要改用攻擊直升機對敵軍實施打擊。本期為您解讀這兩種俄軍主力武直。左圖為剛空運至敘利亞的卡-52,主旋翼葉片未安裝。右圖為3月28日,正在敘前線作戰的米-28N。

外媒稱,俄總參謀部作戰指揮總部官員謝爾蓋·魯茨科伊稱,“俄軍機平均每天完成20至25次作戰飛行,這些武直可能成為敵軍真正的噩夢。在車臣,為擊潰叛軍作出了重要貢獻的正是動用武直夜間突襲這一戰術。“正如俄軍官所說,米-28N和卡-52均具備較強的夜間作戰能力。圖為“數字地球”商用衛星于3月17日拍攝的俄空軍駐敘赫梅尼姆空軍基地衛星圖,右圖中可看到已出現了疑似米-28N和卡-52的直升機。這是這兩種武直進入俄軍服役以來,首次投入實戰。

圖為俄羅斯國防部3月31日公布的俄軍米-28N在敘利亞帕爾米拉,使用反坦克導彈摧毀敵軍裝甲車的視頻截圖。

首先來看米-28N。這種綽號”夜間獵人“的新型攻擊直升機由米里設計局基于米-28“浩劫”改進而來,在旋翼頂部加裝了桅頂毫米波雷達,還在機頭加裝了熱成像及紅外傳感器。由于換裝了新型發動機,米-28N最大起飛重量達11.5噸,載彈量達2.4噸。

圖為Mi-28UB(專供阿爾及利亞的出口型)的桅頂雷達內構圖。

借助地形跟蹤系統,米-28N可在夜間以15米高度貼地飛行。圖為米-28H在樹梢高度飛行。

該型機于2009年10月正式投入服役。在2016年3月入敘實戰前,伊拉克軍隊的米-28NE已于2015年11月在拉馬迪參戰。大圖為伊拉克政府軍接收的首架米-28NE,小圖為小圖為試飛視頻。

米-28N攻擊直升機全長17.9米,旋翼直徑17.2米,全高3.8米,最大起飛重量11.5噸。最大飛行速度每小時324千米,最大作戰半徑200千米。座艙布局沿用了傳統的縱列雙座設計。固定武器包括一門30毫米2A42機關炮(與BMP-2步兵戰車主武器相同),備彈250發;4個翼下掛點可掛16枚反坦克導彈、2個20聯裝火箭巢或R-73空空導彈或地雷布撒器。圖為米-28剖面圖。

與美軍AH-64”阿帕奇“相比,俄軍攻擊直升機的載彈量要略大一些,圖為米-28進行滿外掛飛行展示,這架掛裝了16枚AT-9“螺旋2”反坦克導彈和2個20聯裝S-8火箭巢(共40枚火箭彈)。理論上,一架米-28N一次出擊就可消滅敵軍一個坦克連。

圖為米-28試射2A42型30毫米機關炮,該炮剛好也是BMP-2系列步兵戰車的主武器(右上圖),最大射速每分300發,有效射程4000米,彈種可選用高爆燃燒彈或脫殼尾翼穩定穿甲彈等,可有效對抗除坦克外的其他目標。

除重火力外,米-28N也十分重視防護性能。該型機的復合材料旋翼可抵御30毫米炮彈直接命中,座艙也采用全裝甲防護設計,風擋玻璃可抵御14.5毫米重機槍彈或20毫米炮彈破片直接命中。圖中可見米-28N座艙門的裝甲厚度。該型機是名副其實的”飛行坦克“。

下面來看卡-52”短吻鱷“。該型機由卡莫夫公司(設計局)基于卡-50單座武直改進而來,沿用了卡-50的共軸反轉雙旋翼設計,但座艙在吸取了卡-50的經驗(一名飛行員同時負責飛行、操作武器和傳感器等任務負擔過重)后,改為并列雙座。由于卡-52配備了俄軍現役最先進的機載雷達、傳感器及數據鏈系統,俄軍將該型機定位為特種(指揮)攻擊直升機,卡-52可指揮友軍攻擊直升機群作戰,還能進行目標分配任務。 圖為卡-52(原型機)三視圖。

作為卡-52的“前輩”,卡-50開創了共軸雙旋翼攻擊直升機的先河,并作為試驗武器參加了第二次車臣戰爭,取得了不俗戰果(曾創造過單機使用2枚“旋風”導彈從3千米外,摧毀叛軍堅固據點的記錄)。但也暴露出很多問題,其中最明顯的就是一名乘員同時負責飛行、操作傳感器、使用武器系統負擔過重。這也是俄軍只裝備了30架卡-50后,馬上換裝卡-52的一大原因。

卡-52于2011年正式進入俄軍服役。該型機全長15.96米,旋翼直徑14.5米,機高4.9米,最大起飛重量10.8噸;最大飛行速度每小時310千米,最大航程520千米。卡-52固定武器與米-28N相同,也搭載一門2A42機關炮,但布置方式與后者不同,機炮固定在機身右側,備彈280發。圖為卡-52技術參數示意圖。

除2A42機關炮外,卡-52在機身兩側短翼下共有6個掛點,但通常只使用其中4個(最外側的2個掛架用于掛載雙聯(共4枚)”針V“空空導彈,但很少使用),標準掛配方案包括:12枚AT-16“旋風”反坦克導彈(最大射程10千米)+2個S-8火箭巢(共40枚)或12枚“突擊”反坦克導彈(最大射程6千米)+2個S-8火箭巢。可謂“武裝到牙齒”。圖為卡-52武器掛配示意圖。

值得一提的是,卡-52沿用了卡-50的K-37火箭彈射座椅系統,是目前世界上唯一一種采用該系統的雙座攻擊直升機。其彈射步驟如下:先利用爆炸螺栓炸掉兩副旋翼的6片獎葉,并拋棄座艙蓋后,兩位乘員依次啟動彈射座椅,從不同方向逃生。大圖為卡-52齊射S-8火箭彈。小圖為卡-50、卡-52配備的K-37彈射座椅。

左為卡-52座艙,右為米-28UB(米-28N的阿爾及利亞出口型)飛行員座艙。通過對比可直觀看出,卡-52座艙的信息化程度要高一些,當然這與該型機要擔當戰場指揮直升機有很大關系。

通過以上介紹,可見這兩種新型攻擊直升機都具有較強的全天候作戰能力和重火力,即使是面對配備有單兵防空導彈的敵軍,也具備壓倒性優勢(米-28N可依靠機動性+熱焰彈規避,而卡-52除熱焰彈外,還配備有電子干擾吊艙)。在這兩種“空中坦克”掩護下,敘政府軍和俄軍或將取得更大戰果。圖為卡-52與米-28N攻擊直升機協同演練資料圖。

圖為卡-52原型機靜態展示資料圖,可見該機同時掛載了R-73空空導彈和Kh-29空地導彈。

圖為卡-52滿外掛武器進行飛行測試。

圖為俄軍米-28武直進行機群訓練。

圖為俄軍卡-52武直編隊起飛演練實戰。

圖為卡-52地面展示,注意已換裝了新型“突擊”反坦克導彈,六聯發射筒排列方式已不同于此前的“旋風”導彈。

圖為藝術家繪制的米-28N作戰藝術圖。

圖為藝術家繪制的卡-52起降航母藝術圖。

而現實里,卡-52也進行過上艦測試,另有消息稱,艦載型卡-52K也已在研發中。圖為卡-52在法國西北風級兩棲攻擊艦上進行起降測試。

致命飛蛇:AH-1攻擊直升機畫傳

2015年7月,以色列決定贈送16架AH-1F“眼鏡蛇”攻擊直升機給約旦,用于打擊日益猖獗的“伊斯蘭國”極端勢力。這則新聞又將AH-1這種服役近50年的經典武直帶入了人們的視野,本圖集將為您細品這種經典武器的故事。

153

2015年7月,以色列決定贈送16架AH-1F“眼鏡蛇”攻擊直升機給約旦,用于打擊日益猖獗的“伊斯蘭國”極端勢力。這則新聞又將AH-1這種服役近50年的經典武直帶入了人們的視野,本圖集將為您細品這種經典武器的故事。

圖為以色列國防軍裝備的AH-1F和AH-64D攻擊直升機。

?作為歷史上第一種專用攻擊直升機,美國貝爾AH-1系列的歷史可追溯到20世紀60年代的越南戰爭時期。在這場后來被稱為“直升機戰爭”的戰爭中,美軍大規模使用直升機,其在帶來快速反應優勢的同時,也出現了飛行速度慢、自衛火力弱,生存能力差的缺點。這點在2002年推出的反映越戰中,美越首次正面交鋒的電影《我們曾經是戰士》體現十分突出。圖為藝術家筆下的德浪河谷之戰(1965年11月),這是美軍首次在越戰中大規模使用直升機。

作為臨時補救措施,美軍在發動機功率較大的UH-1B和C型上加裝了各種武器,最早的“休伊炮艇機”就此問世,圖(大圖、右上圖)為UH-1C炮艇機,機身兩側共裝有48聯裝70毫米火箭發射器,機頭炮塔安裝有40毫米榴彈發射器。左上小圖為早期UH-1的自衛武器,包括M60通用機槍、七聯裝火箭巢和M134加特林速射機槍。但由于是“半路出家”,這些炮艇機(速度慢、生存力差)仍難滿足美軍作戰需求。

實際早在越戰前,UH-1直升機的“東家”,貝爾公司于1958年就已開展專用攻擊直升機的研發工作,并于1962年推出了名為D255“易洛魁武士”的全尺寸模型。其沿用了UH-1的發動機和傳動系統,但有形似鯊魚的流線型機身,并采用串列雙座布局,炮手在前,飛行員在略高的后座,以保障前方視野。其不僅是AH-1的”鼻祖“,而且開創了日后專用武直的經典外形。大圖為翼下掛載SS-11線控導彈的D255模型。小圖為三視圖(圖片來源: 空軍之翼)。

?美陸軍對這一新概念很感興趣,于1962年12月授予貝爾制造演示機的合同,貝爾于1963年8月完成Model207“蘇族偵察兵”演示機(左),驗證專用武直的可行性。之后的展開頗具戲劇性,美陸軍于1964年啟動AAFSS專用武直項目后,貝爾方案輸給了洛克希德的AH-56夏延,但夏延無法在短期內服役,貝爾最終于1965年8月用Model209過渡方案(右)說服了美陸軍,AH-1于1966年4月正式投產。注意原型機采用可收放式滑橇起落架。

?Model 209的編號最初定為UH-1H,表明該機只是UH-1的改進型,便于美陸軍向國會討要預算,但于1966年7月正式改為AH-1。1965年9月,AH-1正式服役后,被授予“休伊眼鏡蛇”的綽號,后簡稱為“眼鏡蛇”(Cobra)。 圖為UH-1與 UH-1H(AH-1)的通用部件示意圖。(圖片來源:空軍之翼)

?在近50年的服役時間中,AH-1發展了多個改進型,整體可分為早期型(單發動機,AH-1G至F型)和后期型(雙發動機,AH-1J至Z型)兩大階段。 圖為AH-1S(早期型)剖面圖。

AH-1G是AH-1早期系列的第一個生產型號,基本確立了“眼鏡蛇”家族的后續基本構型。其高度流線的機身使用蜂窩鋁制造,并開設大量口蓋方便維護。機身內安裝一個936升的自封閉油箱,發動機區域、燃油系統、液壓系統都有裝甲保護。兩名乘員配備有裝甲座椅,座椅的側裝甲板可以拉起以提供更佳的防護,炮手前方還裝有機鼻裝甲,但受重量限制,生產型并未采用防彈玻璃;出于可靠性考慮,采用固定式滑橇起落架。圖為藝術家繪制的越戰中的AH-1G編隊。

?在越共于1972年發動的”春季攻勢“中,有2架AH-1被SA-7肩扛式紅外制導導彈擊落,美軍在這之后為在AH-1的發動機罩上加裝了AN/ALQ-144紅外干擾機。該裝置是一個安裝有陶瓷發熱核心的圓柱體。可發出強烈紅外輻射,通過環繞的旋轉快門控制紅外輻射輸出的開與關。紅外導彈會鎖定紅外輻射信號比尾噴管更大的干擾機,當干擾機關閉后,導彈就會因突然失去鎖定而偏離目標。圖為AH-1W裝備的AN/ALQ-144紅外干擾機。

?圖為越戰時期,正在低空飛行的AH-1G,短翼下掛有火箭巢和機炮吊艙。

?圖為AH-1G的炮手座艙(左,可見專用的機炮瞄準具)和飛行員座艙(右,飛行員座艙中可看到大量傳統儀表)。AH-1G作為初代武直,就充分考慮了生存性需求,可見炮手座艙內也有操縱桿,在緊急情況下也可控制飛行。

由于是首次投入實戰,AH-1G配備了多種試驗型武器,例如圖中的AH-1G短翼下掛載了七聯裝(外)和19聯裝(內)兩種70毫米火箭巢(火箭彈可選用高爆、反人員殺傷或白磷發煙標記彈頭),機頭炮塔采用了XM28武器系統。

圖為越戰時期,AH-1G向敵方目標發射火箭彈。

圖為XM28試驗性武器系統示意圖,分別由40毫米榴彈發射器(每分射速450發)和M134型7.62毫米六管加特林速射機槍(最高射速每分4000發)組成,分別用于反制輕裝甲目標和敵方步兵。右上為M134機槍結構示意圖,右下為榴彈發射器示意圖。

?XM28武器系統(右)并非固定搭配,需要時也可將榴彈發射器也換為M134速射機槍,變為雙速射機槍配置,更便于反步兵作戰(左)。雖然有一定的作戰靈活性,但該系統采用雙路供彈方式,所占空間較大。

美海軍陸戰隊的AH-1J(雙發型)“海眼鏡蛇”最先于1971年換裝了日后成為“眼鏡蛇”系列標志的M197三管20毫米加特林速射炮(備彈750發,理論射速每分730發,最高可調每分3000發)。美陸航的“眼鏡蛇”部隊直到1988年的AH-1E(單發型)才完成換裝。M197的火力足以取代老式的XM28武器系統、

?圖為M197加特林炮結構示意圖。

?M197使用M940多用途彈藥時,可在518米距離內擊穿12.5毫米厚的RHA(均質軋壓鋼)裝甲,940米時的穿甲厚度為6.3毫米。圖為約旦空軍的AH-1F使用M197速射炮進行實彈打靶訓練,AH-1F是單發型眼鏡蛇的最后一種現代化改進型。

值得一提的是,伊朗的AH-1J(雙發動機出口型)曾在兩伊戰爭期間擊落過3架伊拉克空軍的固定翼戰機,包括2架米格-21和一架米格-23,都是用M197轉管炮擊落的。

AH-1S則是單發型AH-1出口量最大的一個型號,目前在10個國家的軍隊中服役,現役均為升級后的改進型,可以發射陶式反坦克導彈。圖為2010年12月,韓國火力演習 中的韓國陸航裝備的AH-1S,短翼加掛有陶式(TOW)導彈發射筒。

圖為1983年10月,“緊急狂怒”行動(美軍入侵格林納達)期間,一架美陸軍的AH-1S武直低空飛過美軍前線直升機場上空。

?陶式線導反坦克導彈是從AH-1Q型(1975年服役)開始作為AH-1的標準武器的,是美軍在AH-64“阿帕奇”服役前的過渡反裝甲直升機。左圖為位于AH-1機頭的陶式導彈瞄準單元(TSU),右圖為巴基斯坦陸軍AH-1F執行反恐作戰時,炮手抬頭顯示器(HUD)的陶式導彈瞄準圖像(未發射導彈)。

?圖為日本陸上自衛隊的AH-1S發射陶式導彈。左上為AH-1標配的四聯陶式導彈發射器,右下為陶式系列導彈。“陶2B”導彈的最大射程為4千米,最大破甲厚度900毫米RHA,優點是有線制導不易遭敵方干擾,缺點是射程較近,載機易遭到敵方火力打擊,而且一次只能打一個目標。

?美陸軍也意識到這一問題,在AGM-114“地獄火”導彈(最大射程8千米)于1984服役后,很快改裝了一架AH-1G(JAH-1G)進行試驗,圖為當時的試射畫面。

?美海軍陸戰隊一直對AH-1有很高的興趣,出于海上作戰可靠性需要,他們更傾向于雙發型AH-1,并配備更強炮塔系統。1968年5月,貝爾公司獲得了陸戰隊的49架雙發型AH-1J“海眼鏡蛇”訂單,并于1971服役。圖為試飛中的首架AH-1J,可見雙發型的發動機罩和排氣管都與單發型AH-1G不同,炮塔也換為M197機炮。AH-1J的問世標志著“眼鏡蛇”家族進入了“超級眼鏡蛇”階段,大幅延長了該系列的“生命力”。(圖片來源:空軍之翼)

?在“阿帕奇”于1986年正式服役后,AH-1系列開始逐步從美陸軍退役,美海軍陸戰隊成為AH-1系列的最大用戶。圖為AH-1J在美海軍兩棲艦上著陸。

?從這張雙發型AH-1型號演變示意圖可以看到從AH-1J到AH-1W的發展過程,其中兩種“眼鏡王蛇”出口改進型項目雖然最終下馬,但為后續改進型起到了“技術鋪路”的作用。從AH-1J國際型開始增加“陶”式反坦克導彈,大幅提升了AH-1的反裝甲能力,而AH-1T+又整合了“地獄火”導彈,進一步擴展了AH-1的反裝甲火力射程。最后一種四葉AH-1W則成為最新型AH-1Z的雛形。

?AH-1W“超級眼鏡蛇”(又稱“威士忌眼鏡蛇”)是美陸戰隊現役數量最多的“眼鏡蛇”武直,性能較早期型AH-1J有全面提升(具備全天候作戰能力),且可以使用“地獄火”導彈。圖為 2003年5月,在“硫磺島”號兩棲艦上起降的2架AH-1W,注意2架均掛載了AIM-9近程空空導彈,與陸軍不同,美陸戰隊比較重視AH-1的空戰能力。

圖為AH-1W試射AIM-9空空導彈。

?海灣戰爭期間,美陸戰隊的AH-1W機群共出擊1273次,自身沒有戰斗損失。圖為1991年1月23日(海灣戰爭期間),部署在沙特靠近伊拉克邊境的某空軍基地的陸戰隊AH-1W和UH-1N直升機群,遠處還有一架C-5運輸機在裝卸物資。

?圖為藝術家繪制的AH-1W在海灣戰爭中擊毀伊軍坦克的場面。

?AH-1W后來還參加了阿富汗反恐戰爭和伊拉克戰爭,目前仍在一線作戰。圖為一架美陸戰隊的AH-1W從位于阿富汗的前線基地起飛。注意短翼上方的熱焰彈發射器,這是AH-1W與AH-1Z的區別標志之一。

?圖為采用眼鏡蛇藝術涂裝的AH-1W。

AH-1Z“蝰蛇”(Viper,又稱“祖魯眼鏡蛇)則是美陸戰隊裝備“眼鏡蛇”系列的最新型號,該型機是美軍“H-1升級項目”的一部分。相比AH-1W,該型機進行了大幅改進,換裝了新型四葉復合材料旋翼,更大功率發動機,和更強的武器系統,以及先進數字化”玻璃“座艙。該型機于2010年9月投入服役,美軍正逐步將AH-1W機群升級到Z型的標準。圖為AH-1Z的結構圖。

?圖為AH-1Z進行地面武器展示的宣傳照,畫面從近至遠依次為20毫米機關炮彈藥、“響尾蛇”空空導彈、火箭發射巢和副油箱,以及短翼下的16枚地獄火反坦克導彈,單機火力已可與“阿帕奇”相當。

?圖為AH-1Z的飛行員座艙,可見儀表盤上的2塊大型多功能顯示器取代了密密麻麻的傳統儀表,與AH-1G相比,可謂是“脫胎換骨”的轉變。

圖為2014年12月拍攝的AH-1Z座艙特寫,可見后座的飛行員佩戴有最新的頭盔瞄準具。

?AH-1Z于2006年第一季度完成了作戰評估測試,現已在阿富汗戰場投入實戰。圖為一架AH-1Z即將在馬金島號(LHD-8)兩棲攻擊艦上著陸。注意Z型的熱焰彈發射器已移至機身側面(紅框處),機身掛架數量由W型的4個增至6個(增加了2個翼尖掛架),機頭傳感器也由傳統的TSU探頭,變成了新型球形多功能傳感器。

?圖為2013年6月拍攝的2架AH-1Z 與2架UH-1Y“毒液”(Venom)編隊飛行。兩種從越戰時期就開始配對的經典組合,仍將在未來繼續作戰。

按美陸戰隊計劃,AH-1Z至少還能繼續服役10-15年,已服役近半個世紀的“眼鏡蛇”系列傳說仍將繼續下去,未來其將走向何方,仍需人們拭目以待。

?最后按慣例,我們來看看娛樂作品中的AH-1,作為初代武直,AH-1系列在很多電影中都有出境,其中在20世紀90年代達到了一個高峰。例如1990年的《火鳥出擊》(Fire Birds),電影開場,尼古拉斯·凱奇飾演的男主在換裝AH-64之前,駕駛的就是AH-1S,注意片中AH-1S使用的還是M28炮塔,采用的是雙M134“迷你岡”構型。

?巧合的是,在凱奇后續幾年出演的兩部經典電影中,AH-1都有出境,他也算是與“蛇”結緣了。接下來就是在1996年的《勇闖奪命島》(The Rock)中了,在掩護男主所在的“海豹”滲透部隊突襲惡魔島時,兩架充當護航誘餌機的AH-1F十分搶眼,注意機頭的TSU瞄準具和發動機引擎罩前部的激光光斑跟蹤裝置(紅框)。

?2架AH-1F與搭載海豹部隊的HH-3運輸直升機準備起飛。

這個特寫鏡頭可以看到電線切割器(前)和激光光斑跟蹤裝置(后)

?2架AH-1F脫離編隊,繼續飛向惡魔島,充當誘餌吸引反派注意。

?之后就是在1997年的《空中監獄》中,也有AH-1登場。這次是早期的AH-1G改進型,注意光滑的機頭,沒有TSU瞄準具,但換裝了M197轉管炮。

?圖為軍方派出的2架AH-1G在夾攻被恐怖分子劫持的C-123運輸機,小圖為AH-1G使用M197機炮掃射運輸機的尾部艙門。

?在湯姆·克魯斯2006年主演的《碟中諜3》電影開場,也有一架AH-1出鏡。

?AH-1最新一次出境是在2015年的《速度與激情7》中,可惜這次只是背景“醬油”,在片中男主一行前往美軍秘密部隊所在的基地中,可以看到多架AH-1。

?除了電影之外,AH-1在游戲中也十分活躍,例如2007年的《使命召喚4》,美海軍陸戰隊主線中,玩家可以看到AH-1W作為支援機出現。

另外AH-1系列在《戰地》系列里也相當搶眼,在《戰地3》和《戰地4》中,玩家都有機會駕駛AH-1Z作戰,游戲中不論是建模,還是作戰性能,均有較高的還原度。

在 《戰地4》的附加地圖中,玩家可以駕駛WZ-10對戰AH-1Z。

百變雌鹿?米-24變身鯊魚猛虎和雄鷹

作為一款已服役了44年的經典武直,米-24“雌鹿”一直以其獨特且威武的外形為軍迷們所知。由于裝備時間長,海外用戶多,米-24“百變”的涂裝也是該系列機型的特色之一,本圖集就收入了一批不一樣的米-24圖片供大家欣賞。

124

作為一款已服役了44年的經典武直,米-24“雌鹿”一直以其獨特且威武的外形為軍迷們所知。由于裝備時間長,海外用戶多,米-24“百變”的涂裝也是該系列機型的特色之一,本圖集就收入了一批不一樣的米-24圖片供大家欣賞。第一張先用正常版鎮樓。

圖為捷克空軍參加北約“老虎會”的米-24“猛虎”涂裝,機身上的“爪痕”栩栩如生,看似老虎好像要剝開機身撲出一樣。

除猛虎涂裝外,鯊魚嘴涂裝版米-24的曝光率也很高,例如圖中的波蘭米-25(米-24出口型),就采用了鯊魚涂裝。

這架猥瑣的“滿口尖牙”也不例外。

這架米-24則是涂上了“血盆大口”

第一眼看到這架美國海岸警衛隊版涂裝米-24,恐怕都會有“這是什么鬼”的吐槽,實際這架“雌鹿”并非美國通過秘密渠道獲得的假想敵機,而是蘇聯時期拍攝電影所用的一架道具機。

現實里的海岸警衛隊當然不需要如此重裝的“救援直升機”。

要評米-24系列里最獨特的涂裝之一,肯定少不了UN的這架。聯合國駐非洲維和部隊的確裝備有幾架米-24,類似的涂裝恐怕是空前絕后了。

除捷克空軍外,匈牙利空軍也是米-24個性涂裝“能手”,例如2010年的這架“雄鷹”米-24V,鷹嘴剛好與機頭完美結合。

另一角度拍攝的“雄鷹”版米-24V武直。

圖為捷克空軍的另一架“虎紋”米-24,“虎頭”剛好位于乘員艙門附近,頗有氣勢。

近觀“猛虎”涂裝。

這架匈牙利空軍的米-24則是難得在機身上畫上了鹿的圖案。

這架“外星異形虎”涂裝的米-24則是2016年捷克空軍的最新杰作,可見涂裝中的許多元素都與電影中的異形完美結合,例如副油箱頭部有“異形卵”的圖案,“異形”的嘴部剛好“吐出”一門加特林多管機槍,充滿了邪氣感。

近距離欣賞“外星異形虎”米-24,頗具視覺沖擊力。

圖為飛行中的“異形虎”米-24。

“異形虎”的機身圖標。

當然,有時無需修改涂裝,米-24獨特的氣泡式座艙,在打開燈光后,也是酷似外星飛船的節奏。

圖為俄羅斯米里設計局近年來最新推出的米-24PSV要人運輸型直升機,不僅涂裝獨特,連米-24標志的縱列式雙氣泡座艙都砍為了單座艙。

由于米-24具有獨特且威武的外形,在娛樂作品中,特別是科幻電影和游戲中也是頻繁出鏡,例如圖中這架魔改版米-24就出自日本著名導演押井守于2001年推出的科幻電影《阿瓦隆》,片中的這架“雌鹿”不僅機身尺寸放大數倍,而且采用了橫向交叉布置式雙旋翼布局,位于機身下方的白色部分是炸彈艙,整體頗具視覺沖擊力。

在育碧公司于2008年推出的即時戰略游戲《末日戰爭》中,也有出現魔改版雌鹿的身影,而且剛好隸屬于“俄羅斯近衛旅”陣營。

在2012年出品的著名科幻機甲題材游戲《裝甲核心5》中,“雌鹿”再次出鏡,這次充當魔改版運輸機,可以空運多臺機甲。

最后送上一張網友制作的“超級雌鹿”CG藝術圖供大家欣賞。

“飛鯊”涂裝版米-25資料圖。

遠超歐洲:直-11WB外掛無人機作戰

在2016年珠海航展上,出現了一種基于直-11輕型直升機改裝的新型武裝直升機,直-11WB“鵟”。其外形上雖變化不大,但通過其掛載的裝備(特別是可掛無人機)可看出與老型號相比,已有了本質上的提升。本圖集就此解讀。

18

在2016年珠海航展上,出現了一種基于直-11輕型直升機改裝的新型武裝直升機,直-11WB“鵟”。其外形上雖變化不大,但通過其掛載的裝備(特別是可掛無人機)可看出與老型號相比,已有了本質上的提升。本期就此解讀。(圖說原創及圖片來源:參考軍事 黃晉一)

”鵟“機身細節圖。

“鵟”的原型是中國國產的第一種輕型直升機,直-11,最大起飛重量僅2.2噸。而直-11的仿制原型則是歐洲直升機公司法國分公司的AS350“松鼠”。圖為直-11輕型武直資料圖,可見掛載能力十分有限,只能掛載2枚紅箭8反坦克導彈或2個火箭巢或航炮吊艙,所能執行的作戰任務十分有限。

與直-11輕型武直類似,“松鼠”也有一個武直改型,AS550“非洲小狐”,但在武器掛載能力方面要強于直-11,例如圖中的這種掛載方式,掛載有4枚“霍特”反坦克導彈,理論上一次出擊就可摧毀4輛坦克,而相比之下,直-11一次只能摧毀2輛。

而到直-11WB,除了換裝大功率發動機,綜合性能全面提升外,最大變化在于武器掛載種類有了質的飛躍,例如圖中直-11WB左翼的四聯裝“天雷2號”空地導彈,除可攻擊輕型裝甲目標外,還能用于例如定點清除這類的特種作戰任務。

而直-11WB在左翼掛載4枚導彈的情況下,右翼還能掛載一枚AG-300M微型導彈,這樣直-11WB一次出擊的火力基數就達到了5枚,與直-11武直相比,已是質的飛躍。此外,直-11WB還能掛載一架SW6小型無人機(可執行戰場偵察或自殺攻擊任務),進一步增強了直-11WB的作戰靈活性和戰場生存能力。

圖為航展上的”非洲小狐“武直地面武器展示。

珠海航展上的”鵟“武直。

隱身低空殺手:軍迷做高仿科曼奇武直

提起RAH-66“科曼奇”攻擊偵察直升機,熟悉它的軍迷都知道該型機是世界上第一種隱身武直,可惜該型機的研發項目已于2004年被美軍取消。近日網上放出了一組外國軍迷制作的“科曼奇”模型,細節十分逼真,本圖集就此解讀。

120

提起RAH-66“科曼奇”攻擊偵察直升機,熟悉它的軍迷都知道該型機是世界上第一種隱身武直,可惜該型機的研發項目已于2004年被美軍取消。近日網上放出了一組外國軍迷制作的“科曼奇”模型,細節十分逼真,本圖集就此解讀。圖為“科曼奇”早期地面展示資料圖。

“科曼奇”由美國波音和西科斯基公司于20世紀80年代聯合研發,主要針對美陸軍提出的輕型試驗直升機計劃(LHX)。其首架原型機于1996年1月首飛。為最大限度地提升隱身效果,該型機采用了全面隱身設計,具體包括大量采用復合材料、多面體圓滑角機身、可收放式內置武器艙、涵道式尾槳、“黑洞”紅外抑制噴口、雷達吸波涂料等。圖為科曼奇首架原型機首飛資料圖。

科曼奇全機長14.28米,旋翼直徑11.9米,機高3.37米,最大起飛重量7.9噸,最大飛行速度每小時324千米,最大作戰半徑278千米(內部燃油)。武器系統包括一門20毫米可收放式三管速射炮,內置武器彈艙可掛6枚“地獄火”反坦克導彈或12枚“毒刺”空空導彈。圖為科曼奇結構剖面圖。

為最求最好的隱身效果,科曼奇連航炮都采用了隱身設計,其配備的XM301速射炮,在不使用時,可向后旋轉180度,收納在座艙下方的保形整流罩內,以減低雷達反射面積。

本圖展示了XM-301速射炮向后旋轉180度,收納在專用整流罩內的狀態。

由于冷戰結束,在歷經21年研發時間,耗資80億美元后,美陸軍最終于2004年2月取消了科曼奇項目,因為其已不適于美軍未來戰爭需求。正如時任美國防長的拉姆斯菲爾德所說:對陸軍來說,它當然很重要,但它決非王冠上的明珠。圖為科曼奇與AH-64D“長弓阿帕奇”武直編隊資料圖,按原計劃,科曼奇的主要任務就是為“阿帕奇”提供前沿目標指示,引導后者對蘇軍坦克群實施攻擊。

圖為外國軍迷制作的1比48比例的美海軍陸戰隊版“科曼奇”,其涂裝采用了類似AH-1W“超級眼鏡蛇”的灰色陸戰隊迷彩。許多細節還原十分到位。

該模型主要參考自“科曼奇”項目被取消前的預生產型RAH-66,可見標志性的桅頂毫米波雷達,甚至還還原了計劃中在第三批次才會加裝的外部短翼武器系統。縱列雙座座艙的艙蓋還呈開啟狀態。

圖為現實中的2架預生產型“科曼奇”直升機編隊試飛資料圖,可見均加裝了桅頂毫米波雷達。

本圖可見科曼奇尾梁上的美海軍陸戰隊(Marine)標志,盡管現實中美海軍陸戰隊并沒有訂購該型機的計劃,也算別有風格的創意。

圖中可見連科曼奇的內置武器艙的細節都有還原,側面的維護面板也呈現開啟狀態。

從斜上方角度拍攝的科曼奇模型。

本圖可見科曼奇的涵道式尾槳細節,以及Marine標志特寫。

圖為科曼奇地面展示資料圖,可見呈開啟狀態的武器彈艙。

圖為藝術家繪制的科曼奇三種任務掛載構型,左至右分別為:武裝偵察、攻擊和空戰。

圖為2架科曼奇原型機試飛資料圖,遠處那架已放下起落架。

圖為2003年電影《綠巨人》中出現的科曼奇武直與綠巨人交戰的劇情,可見片中對科曼奇的建模(包括可折疊彈艙)十分到位,基本以初始生產型為藍本,只是未裝桅頂雷達,可惜影片上映一年后,2004年2月,美軍便正式宣布取消“科曼奇”項目。

圖為科曼奇與AH-64D“長弓阿帕奇”武直編隊飛行資料圖。

圖為科曼奇原型機試飛資料圖,可見武器艙呈開啟狀態。

盡管科曼奇項目已“千古”多年,但其作為世界上第一種隱身武直的地位將永載史冊。

結語:從中國古代玩具“竹蜻蜓”,到二戰小試身手、越戰顯露猙獰、海灣戰爭大顯神威,直至今天變成列強競相發展的先進武器,軍用直升機的裝備數質量已被普遍視作衡量一國軍力的重要指標。而其中號稱“樹梢殺手”的武裝直升機,更是影響乃至決定未來地面戰走向的“撒手锏”。

相關背景

5月18日上午,中國首款出口型專用武裝直升機,直-19E“鳶”在哈爾濱成功首飛。其代表了中國航空工業在武直領域的最新成果。本期專門準備了多組世界各國武直的相關圖集,供大家欣賞。

調查

你心目中的最強武直是哪種?

  • 71%
  • 9%
  • 12%
  • 0%
  • 4%
  • 1%
投票 投票成功,感謝您的參與

歷史專題

沙巴体育开户 内蒙古快三 辽宁省十一选五开奖 特工简.布隆德归来 球探网网球比分直播 金融配资 水果大爆发 明星江苏麻将官网苹果版 足球赔率即时赔率 股票配资流程 山东11选五5开奖 3d开机号试机号列 24500皇冠比分版 长牛策略 快乐10分走势图 啊当江苏麻将 欢乐麻将好友房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