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08 00:25:01 來源:參考消息網 責任編輯:孫之冰
核心提示:據“中俄圖書館”項目負責人瑪利亞·謝米紐克介紹,僅最近一年,就有約30本中國作者的書籍在俄羅斯問世。該項目于2013年5月啟動,中俄兩個伙伴國共同落實文學作品互譯。

參考消息網12月8日報道 俄羅斯讀者喜歡閱讀哪些中國作家的作品?

據俄羅斯衛星通訊社11月30日報道,俄羅斯讀者對中國散文的興趣在不斷增長。在俄羅斯書籍市場,這是相對較新的趨勢,且呈上升之勢。總體而言,中俄作品互譯已有100多年的歷史。1903年,普希金的中篇小說《上尉的女兒》成為進入中國首批譯作中的“堂前春燕”。

上世紀90年代,中國作品涌入俄羅斯的書亭,題材各種各樣:從經典小說、古代智者的名言警句,到類似風水指南或如何掌握武術技巧的實用作品。但體現中國現實生活的文藝翻譯作品卻屈指可數。在進入21世紀后,隨著中國國際聲望的提高和兩國關系拉近,中國現代文學作品開始積極地推向俄羅斯的書籍市場。

據“中俄圖書館”項目負責人瑪利亞·謝米紐克介紹,僅最近一年,就有約30本中國作者的書籍在俄羅斯問世。該項目于2013年5月啟動,中俄兩個伙伴國共同落實文學作品互譯。

瑪利亞·謝米紐克表示“中俄圖書館”是俄羅斯翻譯研究所與其他伙伴國家翻譯項目中最為成功的項目之一。因此,根據和中方簽署的協議,決定每方再各增50本書。此外,題材范圍也在擴大。其中,中國兒童和人文方向作品也被列入翻譯清單中。

報道稱,很多俄羅斯人對中國古代經典文學耳熟能詳,對20世紀的經典作家,比如老舍、魯迅和茅盾也非常了解。但如果提及中國現代作家的名字,卻并不熟悉。

為彌補這方面的空缺,俄方翻譯項目對中國書籍市場上的新作給予高度關注。據瑪利亞·謝米紐克介紹,那些在中國獲得承認和廣泛聲譽的作家以及國內外大獎獲得者會有更多的優勢。

瑪利亞·謝米紐克說:“比如,諾獎獲得者莫言的書籍,他的《酒國》、《生死疲勞》、《豐乳肥臀》被譯成俄文。不久前,他的《紅高粱》俄文版問世。盡管莫言作品出版量不小,但因需求量大,不得不多次再版。”

據謝米紐克介紹,在俄羅斯獲得贊譽的中國文學作品,還有余華的小說《兄弟》、馮驥才的《一百個人的十年》、王安憶的《長恨歌》、麥家的《暗算》、畢飛宇的《推拿》和張煒的《古船》。

報道認為,中國兒童文學作品需求量上升成為俄羅斯書籍市場上的新趨勢。瑪利亞·謝米紐克以黃蓓佳的《我要做個好孩子》為例,書中講述的是一位小學女生,幻想考入最好中學的故事,內容既生動又感人。中國作家文集賣得也非常好。俄羅斯讀者非常喜歡那些將各種作者短文匯在一起的文集。

瑪利亞·謝米紐克說,誠然,俄羅斯讀者并非都能理解中國作家作品的內容。比如賈平凹的《秦腔》。賈平凹獲得很多文學獎,在中國深受愛戴。但其作品,因民族特色濃重而很難譯成外文。但這并不意味著,俄羅斯讀者不想去了解他書中描述的內容與思想。恰恰相反,越來越多的俄羅斯讀者正浸入中國文學作品當中,從中去更好地感知和了解現代中國。

瑪利亞·謝米紐克還說:“俄羅斯青年人都非常愿意閱讀,中老年也是一樣。不同階層和職業群體的人都在閱讀中國作家的作品。這些俄羅斯人不僅熱衷于中國文學,同時也醉心于世界文學。通常,這是一些愿意思考的人:在購買新書時,他們首先感興趣的是專家們的意見,讀者們在互聯網上的讀后感。而更主要的,喜歡中國文學的人有了更多的選擇:現在,在俄羅斯各大城市中,都可買到中國作家的作品。”

報道稱,在俄羅斯,能幫助學習中文的書籍也不少——各種兒童和成年人漢語印刷版和語音版的學習材料、雙語詞典等多達幾十種。兩年前,這些書籍幾乎被瘋搶。現在讀者的數量少多了,也許,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啃得了”漢語,需求量也隨之下降。現代文學作品中,有兩年前出版的莫言的兩部小說,需求仍然旺盛。最近幾年里,讀者對有關中國的書籍興趣依然濃厚。

VCG111140881866

資料圖片:當地時間2017年12月14日,俄羅斯莫斯科,當地一所中學,學生們在課堂學習中文。(視覺中國)

凡注明“來源:參考消息網”的所有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方式使用。